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謝昱航评论

评乃为平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xie-yuhang

网易考拉推荐

戏谑百姓就是蔑视百姓  

2008-09-23 14:4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晋中市榆次汇隆造纸有限公司本是一个拥有价值数千万元资产的股份制企业,400多名职工都是股东,但是,2002年9月,榆次区经贸局一个文件,将公司以800万元的底价拍卖给个人,股东全部变成打工仔,很多职工股东下岗。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原企业法定代表人张春江进行了长达5年的维权。最终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榆次区区政府违法,行政赔偿张春江365万余元,但区政府却拒不赔钱。谈到为什么不赔钱,该区政府秘书长表示,“300多万元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能这么随便地花掉老百姓300多万元。”(7月30日《中国青年报》)
   区政府口口声声为了百姓,不知道他们心中的百姓都有谁。汇隆公司400多职工是不是百姓?区政府无端将他们拥有股权的企业拍卖,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利益?几百名股东一下子沦为打工仔,有些人甚至沦落为下岗工人,他们会受什么样的打击,区政府有没有考虑?于理不通,于法无据,企业产权已经非常清楚──属于股份公司,而政府却去拍卖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企业,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区政府的行为违法,省高院已作了结论。区政府说他们不执行法院的判决,是不想随便花老百姓的钱。这么说来,法院判决是要他们乱花老百姓的钱?是法院不顾老百姓的利益了?如果政府赔偿就是乱花老百姓的钱,那我们法律关于行政赔偿的规定就没有必要了。以后遇到民告官的纠纷,法官该怎么判?有那么多人受了错误的司法制裁,那么多人受了公权机关的伤害,难道因为政府花的是老百姓的钱,就都不用赔了?政府机关如果真心疼老友百姓的钱,就该严于律己,不乱花钱,不用老百姓的钱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怎么能因为政府的钱是老百姓的钱就不赔偿?
   法院查明,区政府有多处违法的事实:超越职权──破产宣告权属于人民法院,而榆次区政府却对非国有企业“规范破产”;程序违法──先裁决,后认定事实;暗箱操作──转让公告还没发,唯一的买家就知道要拍卖这个企业,而且知道拍卖的保证金是多少。可见,法院判决是为了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而区政府赔偿,是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理应承担的责任。区政府真是觉得对不起百姓的血汗钱,就该自咎其责,想法弥补损失。
   榆次区区政府的有些人,无故剥夺他人的合法财产权,且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置司法判决的严肃性于不顾,置法律的权威于不顾,置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于不顾,他们心中真的对百姓还有敬畏感吗?可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拿老百姓当挡箭牌,口口声声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这简直就是戏谑老百姓。
   区政府秘书长的话,让人想起牛群、冯巩的相声《冒号》。《冒号》里讽刺了想方设法吃公款这样一类人。一个科长三个秘书,以纪念巴甫洛夫为由头,要吃一顿烤鸭。在申请报告中关于预算开支时,有一段认人喷饭的对话──甲:“拟订预算,390元整。”乙:“嗐,科长,还390元干嘛,干脆,写400块钱来个整。”甲:“唔,国家的钱不要浪费,省一点是一点。”明明在浪费国家的钱,却还要说国家的钱省一点是一点。这一刻画,真是太入骨了。
   而榆次区区政府秘书长的话,与相声里的对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区政府将一个生意正红火,发展势头正旺的股份制企业强行卖给个人,且在长达近5年的时间里,一直不要600万元的拍卖款。他们到底是怎样为百姓的,明眼人都清楚,可是,他们在要赔老百姓钱时却声称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能乱花,这样的喜剧讽刺效果,丝毫不比《冒号》差。
   老百姓都成为戏谑的对象了,心里还有多少他们的位置?我们都知道,戏谑就意味着不尊重,意味着轻视。如果心里非常尊重对方,怎么会以戏谑的态度、戏谑的方式、戏谑的口气对待人家呢。
   对于执权者,老百姓该放在心里尊重,不该挂在嘴上戏谑,毕竟,他们是衣食父母。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