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謝昱航评论

评乃为平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xie-yuhang

网易考拉推荐

群体诉求纷起 安抚思维远远不够  

2008-12-02 18:4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3日,重庆出租车罢运;11月10日,海南三亚出租车罢运,甘肃兰州永登县出租车罢运;11月20日,汕头一千多辆出租车罢运……这一个月时间内,出租车罢运事件可谓是此起彼伏。

   据报道,广州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也暗流汹涌,出租车司机原本酝酿在11月15日罢运,因为有关部门密切关注,让出租车公司连续三个月向司机每月发500元生活补贴,罢运得以暂时化解。这种安抚,同样也在上海采用,为防患于未然,11月18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与出租车司机座谈,听取司机们的意见,并表示尽最大努力解决他们的问题,能马上解决的马上解决,暂时不能解决的要创造条件。

   罢工,是以一种群体行为来表现群体的诉求。出租车罢运事件频发,是因为这一行业的矛盾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事实上,如果我们把关注的视野从出租车行业扩大到整个社会,就会发现,以群体行为方式来表达群体利益诉求的事件,在很多行业都有发生,方式多种多样,规模有大有小。比如,甘肃陇南因市行政中心搬迁问题而引发的冲击市委机关事件。比如,比如从9月到10月,四川和重庆的很多市、县、区,因为教师待遇问题发生了大规模的教师罢课。再比如,最近两天发生的北京丰台宛平城地区居民万人签名呼吁14号地铁线南迁。

   应对这些事件,我们注意到,一些政府采取了安抚的方式,而不是选择打压的手段,例如广州提高出租车司机的生活补贴,上海解决出租车司机的问题。这体现了政府的新思维。但是,这种安抚的方式,却只是求得了群体情绪暂时平定,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广州的一名出租司机表示,问题不从根本上解决,罢运行动仍然会在某一天爆发出来。更重要的,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随着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和利益调整的深化,特别是民众利益意识、维权意识的增加,多种群体利益诉求会充分表达出来,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如何安抚得过来。今天这个群体提了个要求,政府安抚一下,明天那个群体提一个要求,政府也安抚一下,事情的处理就会越处越乱。

   在这个时候,政府最应该做的,是为不同的群体建立起通畅的利益诉求渠道和公正合理的利益博弈机制。

   出租车司机为什么罢运,因为他们收入太低,影响了他们正常的生活。而造成这种情况,不是因为他们努力程度不够──他们工作时间和辛苦程度都不低,工作时间普遍在14小时以上,半数以上的哥身患各种职业病。出租车司机收入低,是因为出租车行业利益的不合理分配。有太多的意见认为,出租车行业不需要高新技术投入,也不需要巨额资金运作,最适合个体经营,是一个可完全竞争的行业,但是,我们很多城市却将出租车运营权“拍卖”给了少数公司,这些公司再向司机出售营运资格。这样,也租车的运营就由少数几家公司垄断了,司机要开出租,必须向公司承包,向公司交“份儿钱”。“份儿钱”是多少?以南方某城市为例,两人合伙承包一辆车,每个月合计须上缴近9800元至10600元不等的承运费。以5年为期,出租车公司将从一部车上获得60万元以上的回报,而一辆车的价值一般为13万元。纯收入高得惊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查不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利益配置方式,仅靠一些安抚,能消除根本的矛盾吗?

   司机们当然对这种现状不满,但是,他们表达和维护自己利益的渠道却极为有限。牌照资源牢牢控制在公司手中,司机没有和他们较劲的筹码,除非你不想干;而出租车公司背后是政府,一方面,政府借助出租车公司管理司机,减轻自己的行政负荷,另一方面,一些城市的管理部门和出租车公司有特殊利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诉求在哪里表达?如何表达?所以,在他们还能忍的候,就忍着,不能忍了,就是罢运这样的结果。

   是什么让出租车司机的利益没有得到充分表达和维护?根本在于,政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是以一个仲裁者的角色出现,而更像一个利益相关方。如果说,政府带着某种价值偏好,或说能将自己的利益带入其中,就有可能蔑视某些群体的利益。所以说,政府保持中立,对于各群体利益在博弈中实现平衡,对于建立公平的利益诉求和维护机制,是第一重要的。

   其次,必须重视群体的表达能力。群体的表达能力来自哪里?来自于他们自己的组织、结社。社团可以集中群体意见,可以集中群体的力量。如果让出租车司机们成立自己的社团,他们就能以整体力量出现在各种博弈中,比一盘散沙要强得多。如果说,各群体的博弈力量得到适度保证,那么社会博弈就会保持相对平衡,很多问题就会在博弈中自然解决,不至于发生大的群体事件。允许、鼓励社团建设,是发展社会的自我协调、自我管理能力的一种有效途经。

   再次,政府在决策和立法中,必须充分吸纳各群体的意见,保持政策的公平。出租车运营到底应采取何种体制?具体政策如何执行?是不是要听取出租车司机的意见,是不是要听取消费者的意见。这种涉及很多人的公共服务政策,按理是要建立上尽量广泛的意见基础上的。另外,在地铁建设上,到底该经过哪些区域,是不是也要听取居民的意见?如果说,制策是建立在广泛吸纳意见和充分博弈的基础上,那么,在起点上就照顾了各群体的利益。

   任何群体的诉求,政府都必须重视,必须考虑周全,否则政府的目标也将被它群体拖累。要平衡好各群体的利益,最有效的维护手段是创造一种机制,让民众能自主表达、自主维护、自主实现。这就要求,政府必须提供一种平台,让每种价值、利益都可以在这平台上平等地表达,为此,它们可以组织、动员,可以参与公共辩论,能够影响公共决策。而这一点,恰是我们政府必须加强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