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謝昱航评论

评乃为平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xie-yuhang

网易考拉推荐

长期在危险环境中作业难免对危险麻木  

2010-10-21 13:5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截至10月18日21时,河南平禹瓦斯突出事故已经导致32名矿工遇难,5名矿工生死不明。河南平禹四矿工作人员表示,在矿难发生前的22小时,就有迹象显示该矿存在瓦斯浓度过高。其中值班的瓦斯监测员何宗黎也曾向上汇报险情,但矿方没有采取紧急措施,至事故发生,瓦斯监测员自己也在失踪和死亡矿工之列。(10月19日《新京报》)

及时发现瓦斯反常,无论是预防瓦斯中毒还是预防瓦斯爆炸,都是至关重要的。在这起矿难中,瓦斯超标被及时发现了,但是事故还是没有避免。监测员的作用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也许,这是该煤矿一向的作法,因为按规定,在紧急情况下,瓦斯监测员有权限下达撤离命令,而不需层层申报,但是,在该煤矿,2008年瓦斯监测员的撤离权限就被收回了。

由此可见,矿工的人身安全被放置了什么位方。事实上,该矿在2008年就发生过死亡23人的矿难。矿方的草菅人命是显而易见的,令人发指,然而让人奇怪的是,矿工明明发现了危险,为什么不拒绝危险?作为矿工,特别是作为监测员,不可能不知道瓦斯超标意味着什么;矿工也不可能不重视自己的人身安全,有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有一个答案是明显的,在矿方作出停止作业的决定前,要矿工自己拒绝作业,是很难的事。虽然,矿工有拒绝作业的权利,也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但是,却很少有人能行使这样的权利。在劳资双方话语权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即使是法律规定劳动者更多的权利,也未必管用,比如,带薪休假、拒绝加班、拒绝有害劳动环境等,事实证明都是“水中月”,劳动者只要违背资方意图行使这样的权利,接下来的可能就是被解聘。可以肯定,在发现危险信号后,矿工肯定有停止作业的意愿,他又有谁敢和矿方作对呢?至于用脚投票,离开危机四伏的煤矿,已用不着再作论证,早有人说过,中国矿难频发,没法避免,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太穷了──生活负担重,就业途径少,社会保障救济机制不发达,让下矿虽是在赌命,但总能找到从业的人。

不能违背矿方的意旨,当然是矿工没有拒绝危险的重要原因,但这可能不是最关键的地方。想一想,在与生命相比,什么东西还能更重要?如果说,矿工明知要赔上性命,还能不反抗吗?最关键的还在于,矿工虽然发现了危险的苗头,但他们并没有把这苗头和危险本身划等号。

都知道,在人身安全上,一点的苗头都不能小视。特别是在煤矿生产中,瓦斯超标是一点也马虎不得的,但是,在平禹矿难发生前一日,坑道内瓦斯浓度超标,甚至达到0.6%—0.8%的超警戒线,却并没有当作大敌来防范,没有引起矿工的强烈抵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矿工长期在危险的环境中作业,已经习以为常,或者是说麻木了。

矿难虽然时常发生,但毕竟,矿难只是众多安全隐患中的极少数恶化的结果。即便是安全防范不到位,也不是所有的安全隐患和苗头都能最终酿成惨剧,在很多时候,灾难就可能被侥幸的躲过去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矿主虽然发现了一些安全隐患,但都想得侥幸,不去治理,以至于矿区危机四伏。而矿工们,就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长期作业,久之,也对一些危险苗头不那么敏感,对矿方的无理作业要求不至于那么反感。一个隐患成灾,带来的就是众多生命之失。

如果说,矿主都能尊重矿工生命,职能部门的监管都能到位高效,那么,再难开采的矿,也可能是安全的,在有些国家,矿业甚至比零售业都安全。在安全投入到位,安全设施设置到位,安全措施执行到位的矿区,作业环境无疑是难以见到安全的隐患和苗头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灾难的蛛丝马迹出现,都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势必在每个矿工在传递恐惧和戒备,这是安全防范的心理基础。如果说,矿工在危险苗头前都迟钝或麻木了,那矿难又怎能不一再发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